民营银行能否撼动国有银行

论坛出处: 作者: 时间:2014-03-08 14:25:37

酝酿了近两个月的上海外滩金融试验区实施细则也最终落地,其中最为外界关注的便是如期而至的民营银行申报潮。据记者了解,已有多家民营企业申请在外滩设立民营银行,包括上海复星集团、上海均瑶集团控股的吉祥航空和红豆集团等,其中红豆集团筹备的“苏南银行”早在8月15日就率先通过了工商总局名称预核准。



  

  民营银行能否撼动国有银行蠢蠢欲动的民企

  2013年,注定是中国金融改革史上不同寻常的一年。刚刚完成了贷款利率的彻底市场化,又紧接着迎来了期盼已久的上海自由贸易区;前脚才肯定和鼓励互联网金融创新,后脚又将发放民营银行的牌照——7月5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金融租赁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自此为民营银行的设立打开了闸门。此后,李克强总理“继续推进金融领域对内对外开放”和央行行长周小川“支持民间资本发起设立民营银行,引导其立足小微金融的市场定位”的表态更释放了越来越多的积极信号。

  与此同时,酝酿了近两个月的上海外滩金融试验区实施细则也最终落地,其中最为外界关注的便是如期而至的民营银行申报潮。据记者了解,已有多家民营企业申请在外滩设立民营银行,包括上海复星集团、上海均瑶集团控股的吉祥航空和红豆集团等,其中红豆集团筹备的“苏南银行”早在8月15日就率先通过了工商总局名称预核准。

  9月12日,“苏宁银行”和“华瑞银行”通过了工商总局名称预核准,正式拉开了民营银行申报大潮。除了上海,中秋节前后,全国各地传出的欲申报民营银行的民企已不下20家。如北京中关村管委会召集数十家民企发起的“中关村银行”、深圳香江集团牵头筹建的“广东香江银行”、12家温州商会欲抱团组建的“温商银行”、重庆青年商会想要筹建的“青年渝商银行”、湖北凯乐科技欲打造的“荆州银行”……此外,卖电器的美的、卖车的力帆、卖肉制品的雨润、卖衣服的报喜鸟等等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还有许多民营上市公司通过参股银行曲线介入这一市场,如新湖中宝、浙江广厦、雅戈尔、哈高科等。

  概念股怒放

  名称通过预核准只是开设民营银行的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后续申报工作和具体的落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据《试点民营银行监督管理办法(讨论稿)》,今年10月前,各地方征集民营银行发起人并完成相关协议的签署,敲定募股方案,工商注册登记的预核准工作也同步进行。今年11月至明年1月,在温州、北京和深圳等地选择性地批准1~3家民营银行,进行股东资格审核和验资工作。明年3月前,全国第一家新民营银行将会核准开业。

  在经营范围上,《办法》规定,民营银行应该以信贷业务为主,以服务“三农”和社区银行的形式合法经营,且原则上不在行政辖区外设立分支机构。这意味着,民营银行与国内城商行类似,刚开始会施行区域管理。

  借此东风,民营银行概念股迅速接过了此前上海自贸区概念股的炒作接力棒。其中,最为外界看好的“苏宁银行”母公司苏宁云商在中秋节前后9个交易日内拉出4个涨停,累计涨幅超过60%。9月23日晚间公告称拟与广州市其他民营企业尝试联合设立民营银行的金发科技,在24日开盘后即锁死在涨停价。就连中秋节前刚刚完成整体上市的美的集团也在9月23日开盘后大涨9。38%……

  试水民营为哪般

  我们为何要试水民营银行呢?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告诉记者,从宏观层面看,尽管这些年我国整个银行业非国资比例、混合型的还有民营的资本比例在不断提高,但90%以上的银行,真正对它形成控制的还是国有资本,其背后是中央和地方两级政府。可见中国的银行业受到政府影响较大,容易在内部管理上形成一种行政化的运营方式,在市场化竞争大潮下,这显然不利于我国银行业提升竞争意识和服务水平。一旦引入民营银行这条“鲶鱼”,将会打破国有大银行的垄断局面,迫使其不得不进行更大力度的去行政化的股权结构改革,防止政府干预银行经营决策和人事任免,银行内部运行机制就会向商业化、市场化这一正确的方向上发展,进而改善整个金融生态,完善多层次金融机构体系,提高融资效率。

  从微观上看,引入民营银行则有望缓解民营经济、小微企业和“三农”面临的融资约束,搞活实体经济。另一方面也能抑制地下金融活动的生存空间,有利于金融秩序的稳定。

  国有银行难撼动

  不过鉴于中国银行业的发展现状和《办法》对民营银行的限定,短期内民营银行对国有银行的冲击恐怕更多还是心理上的。

  中央财大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尽管监管层对民资开办银行释放出强烈的支持信号,但从我国金融体系所有制整体结构上看,不大可能允许大批量民资准入,而且试点只有2、3家,还被限定在指定区域内经营,因此短期内民营银行很难对国有商业银行造成伤筋动骨的影响。

  华东师大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黄泽民认为,更重要的是,民企能筹集到的自有资本规模也远比不上国有银行。一旦成为银行,就要受到严格的金融监管,受《巴塞尔协议》关于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的硬指标约束。未来民营银行的规模不要说挑战国有五大行,就算对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冲击也十分有限,这些股份制银行动辄数万亿元的资产总额就足以令预备筹建民营银行的民营资本望而生畏。真正可能受到较大挑战的应该还是各地的城商行、农商行和农信社,其针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小贷业务很可能被民营银行瓜分。

  “话说回来,从实际占有率上看,现在已经不再是国有五大行一统天下的时代了,许多地方的城商行已经引入了大量民资,不少民营企业早就曲线进入这个市场了。大家不用对将来民营银行的盈利空间有过高的期望,更不用对国有银行的未来过于悲观。”黄泽民说道,“现在市场上有一种很流行的观点,认为利率逐渐市场化了,存贷差会越来越小,而且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银行业冲击越来越大,现在又要把民营银行放进来,国有银行的好日子可能已经到头了。实际上我做过调查,中国的利差水平在世界范围内并不是最高的,只是中上水平。即使将来完全放开存款利率,市场利率也不是完全由供求关系决定的。一方面,政府还是会制订一个基准利率。比如美联储要制订再贴现利率来引导市场利率走向,否则都是银行自己说了算,央行的货币政策调控就会失效,这是行政力量决定的。另一方面,银行同业公会也会出面协调利率。美国有上万家民营银行,也没出现过不同银行利率相差很大的情况,就是为了防止各家银行为了争夺市场而过度竞争乃至恶性竞争。银行可以吸收公众存款,是极其特殊的行业,不能像其他行业那样就算‘赔本赚吆喝’政府也可以不管。”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关注西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