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为远征军立碑:找到52个名字

论坛出处: 作者: 时间:2013-06-30 18:56:02

核心提示:中国远征军网和戴澄东也试图在仁安羌和莫洛村的纪念碑上刻上阵亡将士的名字,但他们穷尽一切资料,只找到52个人的名字。这个数字相较十万阵亡将士总数,只占0。052%。2013年清明节,缅甸北部边



  

  核心提示:中国远征军网和戴澄东也试图在仁安羌和莫洛村的纪念碑上刻上阵亡将士的名字,但他们穷尽一切资料,只找到52个人的名字。这个数字相较十万阵亡将士总数,只占0。052%。

  2013年清明节,缅甸北部边陲重镇密支那出现了17名中国人的身影。他们安静地行走于这个仍在战争阴云下的克钦邦首府,在一片荒芜的菜地前停下,摆上菊花。

  这个名为“重返缅甸战场”的活动,是二战结束近70年来中国内地第一次民间组织的大规模赴缅祭奠行为,对象是埋骨于此的十万中国远征军,他们在这里开拓了二战时除中国本土以外最激烈的亚洲战场,并取得自甲午战争后首次出征异域的胜利。

  但事实上,纸面上的历史在现实中显得苍白缥缈。站在凄凉的荒地上,拜祭者为太多的不得而知而陷入尴尬——人们不知为谁而哭,甚至连地下所葬者的容貌和姓名也不知道。

  半个多世纪来,数以万计的中国远征军军人之躯,历经时光冲刷、人为破坏,湮没于缅北丛林,让后人无处祭奠。

  整个行程,除了陷入对历史的缅怀,人们还被这样一个现实所震撼:英国和日本都在缅甸为阵亡军人建了雄伟壮观的墓园,每一个阵亡士兵得到最大限度的尊重,甚至连战马都刻上了名字。如今,缅甸人对“殖民者”和“入侵者”的了解远胜于对中国远征军,纵使后者为这里的和平付出巨大的牺牲。

  这是一场鲜有察觉却无声落后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记忆竞赛。一群民间志愿者认为中国不能再在这场历史书写中缺席了,他们决定做些事情——在父辈的战场上竖立纪念碑。

  “胜利者”

  从腾冲出发,沿腾密公路向西北行进一百公里,在猴桥口岸出境,再向西一百公里,即抵达缅北城市密支那。

  69年前,这段公路从属于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史迪威公路”。那是二战时中国的“抗日生命线”,密支那也因而成为抗日期间最残酷的战场之一。

  历史的惊心动魄随着时间逐渐散去。史迪威公路也不复辉煌。若不是日本人在这里修筑的著名卧佛寺和镇魂碑,若不是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的遗骸经常能从地下挖出,20万人口的密支那看上去就是国内一个随处可见的小县城。

  无论在中国还是缅甸,那段历史都已模糊难辨。在国内,将视野投向中国远征军的学者和机构并不多。“请宽恕我的无知!”在讲述“中国远征军”的《异域1945》一书中,孙春龙使用了这样的开头。这也常常是他做演讲时的开场白。

  孙春龙正是这次清明赴缅拜祭团队的领队。他曾是一名记者,后发起“老兵回家”公益活动而转型为职业志愿者,2011年他创办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筹集社会力量帮助抗战老兵。

  此次清明祭奠行动目的正在于此:重返昔日战场,感受父辈的历史并拜祭异国孤魂。但一行人很快就被失望笼罩,在沿当时仰光通往曼德勒漫长的旧战线上,当时中日两国军人死伤同样惨重,如今进入眼帘的只有日本人修建的纪念碑。

  很多队友开始问:“中国远征军的墓地在哪里?”这个疑问一直到了缅北边境密支那仍难寻答案。曾发生在这里的密支那战役因伤亡之大、意义之巨而记入史册。

  孙春龙和他的伙伴们带着数百枝菊花、家乡的美酒以及香烛,由一位华侨将17位来访者带到远征军一处旧墓地,这里埋葬的是中国驻印军50师阵亡将士。到达后,人们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墓碑,没有坟头,只有荒草和几处被当地人开辟的菜地。

  来访者们后来得知,在1960年代的排华风潮中,它们都被缅甸人的推土机推平了。时至今日,很多当地人建房子时都挖出中国人的尸骨,有些手里还握着刺刀,一碰就碎。

  菊花摆满,火纸点燃。“那一刻,我一直在犹豫,我是否应该跪下来。”孙春龙说,“最终,我却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我不知道那些旁观的缅甸人,是否理解来自他国的年轻人,在一片荒芜中的叩首。”

  为了寻回中国军人的尊严,当地的远征军老兵曾联名向缅甸当地政府提出复修纪念碑申请,但至死没得到答复。

  老兵杨子臣含恨而逝,死前说:“(在缅甸)二战时中国胜利了,但在战后日本却是胜利者。”

  连战马都有名字

  密支那之旅,让整个团队笼罩在一种深深的失落感当中。尤其当他们走进英军和日军墓园时,这种冲击达到极致。

  英军在缅甸共有三处墓地,仰光的“Satthwadaw墓园”是其中最大的一处,共有6347座墓穴。“绿油油的草坪上,缀满了黑色的方块墓碑,整齐排列,犹如他们走上战场时的队列,”孙春龙在文章中感慨地写道,“似乎,他们从未死去。”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关注西陆